六合彩规则|六合彩三肖中特
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瑞小說 > 寒門狀元

第二三〇一章 閨中事

寒門狀元 | 作者:天子 | 更新時間:2019-05-02 07:42:49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推薦閱讀:
  朱厚照又逃跑了,這次他準備去靈丘看看,為保密沒有選擇走相對好走的廣靈至靈丘的官道,而是直接從飛狐峪進山,由山間小道前往,以此來避開追兵,就算這一路盡是艱難險阻,要翻山越嶺他也渾不在意。

  朱厚照離開蔚州一天后,小擰子、張永和錢寧等人仍舊毫無察覺,因為趙員的府宅太過封閉,門禁森嚴,怕得罪皇帝的他們根本無法一探究竟。

  而馬九這邊卻得知真相,乃是云柳派人前來通知,這讓馬九惶恐之余,又對自己出差錯懊惱不已。

  “……哥,怎么回事?那小公子又私自逃跑了?這怎么可能,我們明明已將指揮使府宅看住了,這兩天根本沒見有什么人出來啊。”六丫覺得這個情報不可信,她對手下的斥候有著強烈的信心,自認為不會犯錯。

  馬九搖了搖頭,拋開一切負面情緒,鄭重地問道:“有多久沒見到江大人了?”

  六丫仔細回想了下,答道:“大概從昨天下午開始就未再露面。”

  馬九搖頭輕嘆:“那便是了,應該是他已護送公子離開蔚州,所以才沒有跟以往一樣,到處去搜羅好吃好玩的東西。咱們得趕緊動身,這次已經晚了一天,若出了事沒法回去跟大人交待!”

  六丫嘟嘴道:“不是說云侍衛神通廣大么?這次怎么她也不靈光了?”

  馬九黑著臉道:“說什么呢?此番若非云侍衛派人前來通知,我們還被蒙在鼓里,傻傻地在這兒等待,要是出了事情誰都不好交待……我得趕緊派人通知大人,告知公子已繼續行程,這下有得折騰了。抓緊時間收拾東西,盡快出城,咱們按照云侍衛提示的路線走。”

  ……

  ……

  朱厚照突然離開蔚州,事發突然,沈溪得知這個情況已經是下午臨近晚上,此時距離朱厚照出發已過去六七個時辰,得益于他手下情報系統傳遞信息快捷通暢,沈溪才能大致保持跟蔚州的消息對稱,但即便如此他也感到鞭長莫及。

  “這小子居然一頭扎進蔚州南面的大山里去了?我看過那片山林的資料,平均海拔都在一千五百米以上,很多地方甚至高達兩千多米,我記得在山頂處好像有片草原,后世挺出名的。”

  “唉,這下麻煩大了,山林間消息傳遞更加困難,就算有快馬怕是也無法將消息及時而準確地傳遞出來,要是遇到危險怎么辦?此前已經遭遇兩次險情,臭小子依然不吸取教訓,江彬那佞臣只知道一味逢迎,從不勸阻……現在該怎么做才能讓他回心轉意?”

  沈溪對朱厚照的表現極度無語。

  此時的朱厚照就好像一個無法無天的熊孩子,沒有任何人能管束,作為弘治皇帝唯一的兒子,他自小便缺少管教,如今又處在十七八歲的青春叛逆期,現在母親根本管不了他,完全就是任性妄為。

  沈溪沒有去見陸完和王敞等人,他不想制造出一種自己隨時都緊盯著皇帝的權臣形象,而是親自去見隆慶衛指揮使李頻,借調人手。

  當李頻得知沈溪要從他手下調人手去蔚州,不無惶恐地問道:“大人,這個節骨眼兒上,您要調兵?”

  沈溪嘆道:“從道理上來說,我不該跟你借調人馬,但現在涉及陛下安危,我必須得從你這里抽調二百精銳,在蔚州至廣昌一線設防,防止陛下遭遇不測……只有官兵才能嚇阻山匪,對陛下起到切實的保護作用,你明白嗎?”

  李頻苦著臉道:“大人,您要派人去保護陛下,卑職能理解,但這借調人馬……需要調令啊。”

  沈溪點頭:“調令我會以兵部的名義下發給你,你放寬心,這次的事情絕對不會有人說三道四,總歸你聽令行事即可。還有……若外人問及,你便說這是我的命令,剩下的事情不用多講,涉及情報傳遞還有陛下安危,不能胡亂說話!”

  因為沈溪出征草原的嫡系兵馬留在了宣府,按照計劃后續會打散后調往九邊各處,等于說現在他手上沒有趁手的部隊。

  或者說即便他擁有這樣一支奇兵,也不敢隨便調遣,因為這樣一來別人會懷疑他居心叵測,想要對朱厚照不利。

  李頻出兵則不同,雖說繞了一層關系,但畢竟隆慶衛的官兵隸屬于萬全都司,愿意聽從沈溪的命令弒君的可能性很小,如此一來可以讓朝中對他的非議聲少很多。

  在這時時刻刻被人盯著的關鍵時候,沈溪做任何事都只能小心謹慎。

  ……

  ……

  李頻對沈溪唯命是從,當沈溪開出兵部調令,雖知道如此做可能不那么合規矩,但還是遵命抽調二百兵馬給沈溪,當然心里多少有些忐忑。

  這邊兵馬剛開出居庸關,立即引起各方勢力留意。

  戴義和高鳳第一時間登門拜訪,卻被沈溪的侍衛拒之門外。

  “沈大人這是怎么了?突然從居庸關調兵,難道是陛下那邊出了什么狀況嗎?”沈溪寓所門口,戴義神色緊張,向守候在門前的王敞問道。

  王敞是跟隨陸完過來的,但他沒有入內,只有陸完一人進去,外人以為沈溪在里面跟陸完說什么,卻不知此時沈溪并不在居所內。

  王敞安慰道:“兩位公公不必心急,等問清楚不就知道了么?瞧,人不是出來了?”

  說話間,陸完從宅子里出來。

  得知沈溪不在內后,陸完沒久留,準備跟王敞商議對策,卻未料在門口遇到前來探問情況的戴義和高鳳。

  “兩位公公,這是作何?”

  陸完沒有點破,笑瞇瞇地問道。

  高鳳走過來道:“陸大人,您這是進去見過沈大人了?聽說沈大人從隆慶衛調了一些人馬出城去了,可有問清楚是怎么回事?”

  陸完微笑著說道:“太行山地區流竄著一些流寇,陛下如今在蔚州,自是要派人馬去護衛陛下周全……區區二百人不需要通過司禮監核準吧?”

  誰都知道司禮監掌印太監空缺,如此也意味著這種調兵奏疏即便送到司禮監也是徒勞,更何況還要走內閣這條線,會讓事情無限期拖延下去。沈溪直接跳過這些步驟,直接以兵部名義調動地方兵馬,且數量不多,雖落人口實,但也算是為保護皇帝安全所走的一招無奈之棋。

  戴義急道:“沒有陛下準允,就算有兵部手令,也不能隨便調兵吧?”

  王敞一看這架勢,立即板起臉來。

  或許沈溪所做決定真的亂了規矩,但他跟陸完是兵部侍郎,就算只是維護兵部的利益也該跟沈溪這個上司站到同一立場上,共同進退。

  王敞反問道:“陛下如今人不在隆慶衛,且到現在為止,張公公他們在蔚州都沒見到陛下,聽說還因為請見挨了板子,臥榻不起……如此還要征求陛下同意?兩位公公,這屬于權宜之計,難道你們不懂?”

  “這是要出大事啊!”高鳳無奈地道。

  陸完氣定神閑,笑瞇瞇地說道:“不管出什么事,都有沈尚書這個高個頂著,自打對草原用兵開始,陛下行止不都是兵部衙門預先做的安排?從頭到尾,沈尚書都計劃周詳,這才有了對韃靼的大捷,相信此番沈尚書也不會讓人失望,兩位公公盡管把心安回肚子里便可。”

  “這……”

  高鳳看了戴義一眼。

  戴義雖然也很著急,卻沒什么辦法,畢竟名義上對韃靼的戰爭還未結束,只要兵馬一日不回京,沈溪作為此戰副帥,就對宣大、三邊等地兵馬擁有統調權,調區區兩百兵馬根本不算一回事。

  退一步說,就算沈溪被剝奪領兵的權力,但他以兵部的名義從居庸關調二百人去護駕,本身也沒問題。

  “咱家是否可以進去見見沈尚書?”戴義問道。

  陸完搖搖頭:“最好別見,沈尚書焦慮陛下安全,正盡可能在他能力范圍內調動人手,兩位公公就不要給他添亂了,請回吧!”

  ……

  ……

  戴義和高鳳走了,盡管沒見到沈溪,但他們還是稍微心安了些,如同陸完所說,出了事也是由沈溪來扛,跟他們關系不大。

  皇帝失蹤,內閣首輔跟司禮監掌印空缺,整個朝廷的決策層純屬擺設,沈溪作為兵部尚書主動站出來主持大局,無可厚非。

  陸完由始至終都沒說沈溪不在居所內。

  等回到驛站內,陸完才將真實情況告知王敞。

  “這……之厚去了何處?”王敞聽到消息后略顯緊張,沈溪不在,問題可大可小,他還在琢磨其中關節。

  陸完無奈搖頭:“隨從告知,之厚入夜便出去了,到隆慶衛指揮使官邸借調人馬,然后就不見蹤跡。”

  王敞詫異地問道:“消失了?這不恰恰證明,沈尚書背地里還有計劃,說不一定他直接跟隨那兩百官兵去了蔚州……唉,他做決定前,怎么沒跟你我打招呼……”

  陸完沒說什么,就在二人沉默以對時,門口突然傳來一陣敲門聲。

  “兩位大人,沈尚書派人前來通知,請陸大人即刻回京,這里有他的調函。”門口傳來侍衛的聲音。

  陸完過去將門打開,從侍衛手中接過調函,看完后不由眉頭緊皺,王敞替他將侍衛屏退并將門關上,問道:“之厚此舉是什么意思?”

  陸完皺眉:“若所料不差,之厚確實想去蔚州走一趟,勸陛下回京,而兵部不可無人坐鎮,尤其中原之地叛亂叢生,亟需平息……由于對草原用兵,今年黃河水患沒得到根本性治理,難民無家可歸,終于釀成大規模叛亂……”

  王敞道:“治理水患賑濟災民,不應該是戶部尚書應該做的事情么?”

  “戶部尚書楊應寧,有這個能力?”

  陸完扁扁嘴,沒有回答王敞的問題,繼續道:“沈尚書若要去蔚州,無需跟人請示,說不定此刻真的已南下了。既如此,我就先回京城,兵部需要有人處理公務,你可以留在居庸關,大軍駐留此處,出了事也好有個照應。”

  “你就這么走了?”

  王敞皺眉問道。

  陸完笑了笑:“有之厚在,這邊至少有個做主的,他要是離開了,還不得什么事情都扯皮?咱索性順勢而為,先回京師,如此總該不會出問題吧。”

  ……

  ……

  沈溪當晚去了何處,以及是否直接出城往蔚州去追趕朱厚照,沒人知曉,陸完卻開始收拾行囊,準備次日一早返回京城。

  京城形勢還算太平,尤其是朱厚照下達解除戒嚴令后。

  解除戒嚴是朱厚照離開張家口前,由沈溪提議并促成圣旨下發,最后經張太后準允而貫徹落實。

  雖然戒嚴令解除,但京城宵禁跟城門巡查仍在,只是白天民眾已經可以只有活動,而不像以前那樣只有一早一晚才能出門。

  沈家這幾天一片太平,尤其是在正德皇帝送來賞銀后。

  沈溪的軍功沒有最終認定,到底是繼續留任兵部尚書,還是封侯,沒有具體消息,不過小道消息滿天飛,甚至連周氏都得知一些情況,說自己兒子可能會直接被賜封爵位,她高興之余趕緊過來問謝韻兒,卻在兒媳這里沒有得到任何答案,只得失望而歸。

  謝韻兒將家里女眷集中到一起,傳達了沈溪的意見,大概意思是讓家里安心,大軍已回到外關內,現在一切安穩,只等他平安歸來便可。

  家里女眷對沈溪自然很想念。

  到底沈溪所娶都是如花似玉的美人,正是青春少艾,沈溪又不是四五十歲的老邁之人,二十多歲正值盛年,家里對他的歸來充滿期許。

  也就在同時,京城一處別院內,馬昂的妹妹馬憐還在苦苦等候沈溪的消息,沈溪并沒有派人回來告之她近況。

  倒是她嫂子將馬昂的消息帶回,馬憐終于知道沈溪已得勝歸來,馬昂的意思是妹子之前的付出完全值得,馬家終于通過巴結沈溪重新崛起,馬昂如今獲得軍功和賞賜,晉升指日可待。

  “……你兄長暫時留在西北,不過年底前會回來,軍中事務繁雜,有些事一時間難以解釋清楚。”

  女人還在說著什么,不過卻只是敷衍自己的小姑子,馬憐心思慧黠,自然能聽出其中因由。

  馬憐道:“應該是大人獲得很高軍功,怕被人猜忌,所以才將麾下嫡系兵馬留在西北,后續再想辦法調回京城吧?”

  女人搖搖頭:“這些事情我不太懂,你大哥也不是很明白,他送回的是家書,不能隨便透露軍事機密,但立功后能寫信回家就已經是莫大的功德,你天天待在宅子里,好像籠子里的金絲雀一樣……我倒是知道一些市井消息,你還想了解什么?”

  馬憐關切地道:“大人幾時回來?”

  “之前說要不了多久就會回來,但現在好像鑾駕留在居庸關,大人要隨侍君前,暫時回不來。”女人秀眉微蹙,顯得很難理解,“有些事不是咱小老百姓能理解的的,誰知道內情如何呢?皇上老兒就是不想回來,沈大人能怎么辦?”

  馬憐微微皺眉:“大概是發生什么事情了吧,外面沒有傳言?”

  “有。”

  女人道,“說是皇上老兒外出游玩去了,連軍隊都不管,沈大人只能留在居庸關收拾殘局……這剛打勝仗就出這么大的亂子,皇上老兒做事真不靠譜,京城沒有出問題就算是好的。好在戒嚴解除了,這幾天我才能出來走動,以前京城緊張兮兮的,生怕外夷殺過來……”

  雖然馬憐守在閨房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但先前京城的居民差不多跟她一樣,因為戒嚴的事情,使得城內一直處在高壓管控下。

  這邊嫂子還在那兒說著什么,馬憐卻開始想起心事來。

  對她來說,最關心的自然是沈溪幾時回來,什么時候能來看望她,給她名分等等。

  “大哥現在有了功勛,下一步不知提拔到什么位置?”馬憐又問了一句。

  女人搖頭:“你大哥對我怎樣,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會跟我說這么多嗎?咱女人啊,管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男人興咱就跟著沾光,若男人淪落咱就倒霉唄……咱們馬家雖算不上大門大戶,總歸是官宦人家,這官宦之家的女人能隨著自己的性子做事嗎?”

  馬憐道:“嫂子比我好。”

  “唉!”

  女人輕嘆,“這只是你片面的想法,我可沒覺得有什么好的……有些話我跟你直說了吧,之前你大哥甚至想將你嫂子我送給朝中權貴,就比如那位沈大人,只不過最后沒成功罷了。你大哥這個人,為了利益不擇手段,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

  “這些話本來我不想跟你說,但咱到底也算是同命相連,若你得不到沈大人寵愛,或許……你的日子也就這么回事,將來指不定會怎樣!”

  馬憐想了想,搖頭道:“沈大人不會辜負我的。”

  女人冷笑一聲:“男人?呵呵,你別抱太大的希望,總歸沈大人不會將你迎進門,就算進門也會受欺負,還不如留在外宅,自個兒做主。”

  “男人到了沈大人這一步,外面有幾個女人都屬正常,其實沈大人也算人中豪杰,你這輩子沒虧,將來你能主掌一院,也算你的福氣。”

  馬憐臉色多少有些不悅,顯然她有一定野心,想要登堂入室,就算只是做個小妾,也比留在外宅沒名沒分好。

  女人又道:“你大哥暫時不會回來,我這邊不能隨時來見你,光你住的地方,我就花了很長時間打聽,多得看管你的人不在,若她們還在的話……我可進不了你的府門。沈大人勢力很大,京城內手下眾多,你莫要對他說我來過。”

  “嫂子這就要走嗎?”馬憐問道。

  女人笑著搖搖頭:“能來看看你就好,看你這邊有丫鬟、婆子侍候,飯來張口,衣來伸手,無聊了想看什么書,吩咐下去很快就能如愿,這日子過得比家里時好多了,唯一就是缺個男人,呵呵!咱都一樣!回頭我讓人送些閨房里的東西過來,總歸嫂子不能看著你空虛寂寞冷……”

  “不用了!”馬憐紅著臉說了一句。

  女人道:“隨你吧,不過你要記得一件事,一定要伺候好大人。咱馬家將來的興衰榮辱,全系于你一人身上,你大哥對你期望很深,這次來信中多次提到你,看來是想讓你進一步鞏固跟大人的關系。”

  ……

  ……

  馬憐送走自家嫂子后,整個人又陷入哀思中,她心里所念始終只有沈溪那張英俊的臉龐。

  她跟沈溪間本身沒多少感情,但對于女人尤其是這個時代的女人來說,從不會追求什么愛情,對于馬憐來說她覺得自己很幸福,至少她遇到的沈溪是一個能讓她完全傾心的英雄豪杰,這是多少女人夢寐以求的。

  “大人對我已算很好,日常開銷用度從不虧欠,若非出征在外,肯定會經常留在我身邊,我有何不開心的呢?只是因為大人許久不回,思念他了?”

  馬憐心里有些悲切,眼角隱隱浮現淚光。

  “夫人,外面有人送來一些東西,說是接下來一段時間府中的開銷用度。”丫鬟進來,向馬憐說道。

  “誰送來的?”馬憐問道。

  丫鬟搖搖頭表示不知,馬憐收拾心情出來,只見有人抬了幾口箱子進得大門,放到院子中間。

  等看過送來的東西,馬憐臉上沒有欣然之色,雖然東西價值很高,對她的生活也有很大幫助,但這顯然不是她想要的。

  馬憐對來人問道:“誰派你們來的?”

  一名婆子站出來道:“這位姑娘,我們奉命來送東西,送到后就走人,您先查查東西少了沒有,回去后我們也好有個交待。”

  “對誰有交待?”

  馬憐心中有一絲期望,希望不是沈溪派人送來的,而是沈家那邊,她最希望的不是得到沈溪多少寵愛,而是能進入沈家,獲得夢寐以求的地位。

  婆子道:“您莫問,問了老身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總歸是聽了上面的吩咐辦事。姑娘,您查驗過,要是沒問題的話,老身便帶人走了!”

  說完,婆子不等馬憐回答,恭敬行了個萬福,便領著人離開。

  馬憐等這些人出了門口后,目光收回來,旁邊丫鬟驚喜地道:“夫人,這些都是上好的綾羅綢緞,什么顏色都有,能做好多身衣服,就連緞面的被褥也能做好幾套呢。這里還有很多玉器和首飾……”

  對于小門小戶出身的丫鬟來說,眼前這些東西都屬于稀罕之物,生平都難見一次,更別說做成衣物穿在身上了。

  馬憐神色冷漠:“你們喜歡,就拿去用吧。”

  丫鬟趕緊道:“夫人,您可折煞奴婢了,奴婢哪里有資格穿綢緞?這些肯定是老爺賞賜給您的。”

  “唉!”

  馬憐幽幽嘆了口氣,道,“這些并不是我想要的東西,你們喜歡的話盡管拿些去,就當是我賜給你們的吧。以后老爺再送來東西,我都會分你們一些,你們好好為我做事,我一個人在這里,能指望的不是老爺,而是你們!”

  說話間馬憐有種心灰意冷,心中抑郁無法排遣。

  ……

  ……

  沈溪并沒有離開居庸關前往蔚州,本來他是計劃要去,但畢竟不是最著緊的事情,皇帝在外他眼巴巴跟去勸說,總歸要引起君臣間的矛盾,他不希望朝廷下一步的主要矛盾,變成他跟朱厚照之間斗法。

  陸完和王敞等人以為沈溪失蹤時,他其實在居庸關內會見剛到這里的惠娘和李衿。

  本來沈溪派云柳和熙兒護送惠娘和李衿二女回京,但因中途皇帝出事,云柳和熙兒不得不緊急趕往蔚州,惠娘和李衿不敢走相對陌生的紫荊關,于是轉而由居庸關回京城。

  在大批護衛護送下,兩女安全抵達居庸關并順利進城,沈溪將她們安置在城中一處相對偏僻不靠近城墻的小四合院內。

  因為是戰爭時期,沈溪擁有極大的權限,要安置二女并不難。

  久別重逢,沈溪心中充滿牽掛,又正當盛年,男女到一起后,便是纏綿不休。

  本來沈溪準備回去再見一次陸完,但想到陸完等人對他的戒備心理,便打消這念頭,只是派人送了調令回去。

  “……老爺,您好像瘦了。”

  惠娘望著沈溪,明亮的燭火下,她的臉上兀自帶著一股紅潤之色,當她微微抬頭看著沈溪時,說出她見到沈溪后一直想說的話。

  李衿沒有惠娘那么多心思,此時更愿意去感受一下沈溪帶給她的刻骨銘心的溫暖和堅挺。至于惠娘則感性多了,平時她對自己非常壓抑,能讓她放開心扉已難能可貴。

  沈溪笑道:“東奔西跑居無定所,每天未必能吃飽飯,風餐露宿下若還能長胖,那我的心該是多大?”

  “噗哧!”

  惠娘這邊沒什么反應,倒是李衿笑出聲來,覺得沈溪說的話很有意思。

  惠娘輕嘆:“老爺為大明立下絕世之功,可惜是文官,不然的話莫說封侯,就算封公也可以吧?”

  李衿問道:“老爺有機會獲得爵位嗎?”

  “我倒是想,這樣至少能給你們一定保障,但問題是我也不知道陛下是否有賜我爵位的打算,之前倒是提過,唉!做臣子的總不能主動請求封爵吧?正如惠娘你所說,我是文官,封侯封公都是武將的事情,其實我的要求不高,能封個伯爵也是極好的!”沈溪說話時,嬉皮笑臉的,一點兒都不嚴肅,好像在說一件跟他不相干的事情。

  李衿吐吐舌頭:“若能獲得更多土地也行啊。”

  惠娘道:“對老爺來說,根本不缺土地,但若能拿到爵位,那以后沈家便可以光耀門楣,從此后誰都知道沈家乃勛貴之家,不過……子孫也要為大明江山浴血奮戰,這并非什么好事。”

  沈溪若是文官,那他的子嗣最多會萌襲個中書舍人的官職,這已是大明文官最高的待遇,本身能拿個國子監生都很難得。

  但若沈溪以伯爵以上的爵位傳承,那沈溪的子嗣基本都會在五軍都督府供職,他的子嗣會沿襲爵位,但這也只是長子沈平的優待,跟惠娘的兒子沈泓沒多大關系。

  雖然跟惠娘關系不大,但惠娘很熱心,因為她希望看到自己的丈夫能把沈家發揚光大,這也算她的榮光。

  沈溪笑了笑:“給不給爵位都好,在朝中為官就不要想得到什么,最重要的是身邊有你們相伴。每次看到你,我都感覺自己剛入朝堂,正是風華正茂,準備大干一場,哈哈,只有惠娘和衿兒能給我這種不斷奮斗的勇氣!”

  惠娘白了沈溪一眼,轉過頭不再說話,李衿見狀靠過來,湊到沈溪耳邊說了一句。

  惠娘問道:“衿兒跟老爺說什么?”

  李衿俏臉紅了一下,卻不多說,沈溪笑道:“惠娘,雖然衿兒是你妹妹,但她跟我說什么,你不能什么都管,她到底有自己的思想,這話算我跟她的秘密。”

  惠娘沒好氣地道:“妾身可沒干涉她說什么,只是依稀聽到她說的事情跟妾身有關。”

  李衿羞喜一笑:“我跟老爺說,姐姐現在還想要個兒子,這樣我們的院子才更熱鬧些。而且,現在正是姐姐容易有孕事的時候,老爺一定要多疼愛姐姐一些。”

  “死丫頭,這些話你也能隨便亂說……”惠娘正在嗔罵,不過沈溪已不會支持她,反而跟李衿一起欺負她。

  本來久別重逢就更纏綿悱惻,沈溪也覺得意猶未盡,然后惠娘便連話都說不出來,只能任由沈溪胡作非為。

  ……

  ……

  沈溪一直待在惠娘處到天亮,直至日上三竿也沒有離開的意思。

  惠娘和李衿很早便起來收拾打扮,平時她們封閉久了,不會刻意裝扮自己,不過現在沈溪在旁,女為悅己者容,自然想讓沈溪看到自己最美麗的一面,哪怕心如止水的惠娘也不能免俗。

  等沈溪醒來時,李衿過來侍奉穿衣,結果被沈溪攬入懷中疼愛。

  惠娘從院子里進來,問道:“早上起來做了包子,又讓丫頭熬了粥,老爺要用過后再回去嗎?”

  沈溪問道:“去哪兒?”

  惠娘好奇地問道:“難道老爺沒有要緊的公事辦?”

  沈溪笑著搖搖頭:“陛下不在居庸關,現在朝廷事務基本處于停滯狀態,只有等謝閣老回來后才能稍微恢復正常,我回去也沒事情做,不如留下來多陪陪你們。”

  因為沈溪的態度實在太過輕松,惠娘很意外,想了想道:“老爺是做大事的人,怎么能沉淪于兒女私情?”

  沈溪道:“就算做大事,也不能罔顧人倫……人到底有感情,誰能天天做大事,再說哪有那么多大事可做?還是當個普通人好,可以過安穩日子,每天有嬌妻美妾相伴,美酒美食,豈不快哉?”

  李衿笑道:“老爺這追求……怎么聽起來那么像昏君呢?”

  這話多少有奚落的意思,惠娘白了她一眼,李衿不以為然,在沈溪面前就像個孩子一樣,無拘無束。不過只要沈溪離開,她失去靠山,一切都只聽惠娘的,而在沈溪跟惠娘同在的時候,她更像那個任性而天真爛漫的孩子。

  沈溪道:“衿兒,有件事要跟你說。”

  因為沈溪突然嚴肅下來,李衿多少有些不適應,稍微緊張一下。惠娘瞥了李衿一眼,警告意味明顯……剛才你不是很得瑟嗎?

  沈溪沒有等李衿說話,便繼續道:“你兄長終于找到了,他之前被發配西北充軍,中途似乎得罪了什么人,以至于轉到西南戍邊,半年前找到的他,你們一大家子總算找齊全了。”

  李衿情緒低落起來,臉上滿是哀色。

  當年因為卷入官場爭斗,李家幾乎是家破人亡,好在有沈溪幫忙,她才避免落入教坊司或者青樓。

  李衿作為當事人不知該說點什么才好,惠娘問道:“老爺,現在人安頓在何處?”

  沈溪道:“本來想送他們回京,結果這場戰事京畿戒嚴,只能安頓到了山東,衿兒有時間可以去看看,你老家就在那邊。如今李家已有所起色,昔日被官府褫奪的田產基本都拿回來了,就算當不了大商賈,當個小地主也不錯。”

  惠娘笑道:“老爺突然說這種事情,衿兒這丫頭還有些不適應……衿兒,你該高興才是。”

  李衿嘆了口氣道:“都一樣啊,姐姐,以前就算沒跟老爺,我也在家里經受買賣,若不是此番變故,或許會嫁一個庸碌之人,做的還不是深閨里的事情?能幫老爺和姐姐做買賣,我已經很滿足了。老爺,多謝您幫助李家……”

  雖然李衿因為李家的事情而傷感,不過卻因為沈溪的相助而對沈溪更多幾分眷戀。

  惠娘嘆道:“別看衿兒平時大大咧咧,但其實她心思很細,總歸都是苦命人,在朝里若沒有靠山,做再大的買賣又如何?還不是權貴一句話的事情?”

  雖然惠娘是在安慰李衿,但顯然李衿并沒有因此而稍有開解,反而眼神中多了幾分堅毅,在沈溪看來這目光中多少帶著一些憤恨。

  “別去想其他的。”

  沈溪道,“回到京城后,買賣還得支應起來,但在此之前,張氏外戚必須要進行打壓,否則他們會壓縮我們在北方的商業布局!你們不用有太大壓力,總歸有我在,所有困難都可以迎刃而解。”

  突然間就說到生意上的事情,惠娘早就適應了,李衿卻沒從李家重建的悲喜中走出來。

  惠娘埋怨道:“都怪老爺,有些事可以等回到京城后再說啊,你看妹妹多難過,真讓人心疼。衿兒,你之前不是看中我那幾副首飾么?便送你了,當作是姐姐送你的禮物。”

  “嗯。”

  李衿望著惠娘的目光中滿是感激,惠娘報以微笑。

  沈溪見狀非常寬慰,說道:“看來我的確是做錯了,不過過去的就過去吧,以后你們有我為你們遮風擋雨,可以過安穩的日子,你們只管享福就是了!”
寒門狀元最新章節http://www.nctvjl.shop/hanmenzhuangyuan/,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驚世第一妃:魔帝,寵上身!嬌寵愛妻:乖,到我懷里來錯戀成殤:重拾彼岸劫重生暖婚:軍少,放肆寵!獨家盛寵:總裁的替身新娘唐朝第一散官大唐第一狠人劍魁天帝別秀了這個領主不好惹
// tongji // tuisong
六合彩规则 今日股票推荐sina 明利配资 顺发配资 现在能做基金配资业务的银行 网络借款理财平台 全球股全球股票指数 基金配资多少倍 2019股票配资平台官方排名 贵丰配资 互联网理财平台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