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彩规则|六合彩三肖中特
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瑞小說 > 大周王侯

第一零三五章 求援(續)

大周王侯 | 作者:大蘋果 | 更新時間:2019-05-02 07:42:52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推薦閱讀:
  林覺點頭道:“我也有同樣的擔心,畢竟此事我都能查出個七七八八,他們手中的人力和資源遠比我多,想要查,必是會查出來的。所以娘娘恐怕要早做打算了。”

  容妃搓手皺眉道:“那可怎么辦?我能怎么辦?”

  林覺道:“娘娘先不要著急,這只是我們的擔心,要查還是要費一番手腳的。沒有鐵證,他們也不敢亂來。否則便是造謠誣陷娘娘,損害皇家威嚴聲譽,他們不會輕易動手的。所以暫時還無需擔心。只需密切關注此事,如果事情要發動,再想應對之策便是。沒必要現在便擔驚受怕,反而會露出破綻。”

  容妃咂嘴點頭道:“你說的對,他們只是懷疑,還沒證據,他們不敢輕易發動。本宮也要做好準備才是。”

  林覺輕聲道:“娘娘想過郭旭當上太子之后的情形么?”

  容妃一愣,皺眉道:“他當太子?怎么可能?太子之議不是已經擱置了么?況且,就算議立太子,也輪不到他郭旭啊。太后說了,祖宗規矩絕不能改,立太子之事上太后必會出手干預。皇上就算想立郭旭,卻也要過太后這道關。”

  林覺微微點頭,看來容妃和太后已經商議過此事了,太后的表態極為重要,太后是絕不肯讓郭旭當上太子的。

  “容妃娘娘,恕我直言,太后的態度并不能左右局面,只能讓皇上多些考慮罷了。真正起作用的還是皇上自己心中所想以及群臣的態度。后宮本就不許干涉政務,這一點娘娘不會不懂吧。太子之議或許皇上會征詢太后的意見。但是,征求意見只是一種尊敬,而非要太后點頭同意方可。關乎國祚大事,太后恐無決定之權。”

  容妃皺眉沉吟道:“你說的不無道理,太后也這么說過。太后曾經說過她不干涉政務之事。上一次梁王爺的事情她已經勉為其難了,但那畢竟是皇族內部之事,太后還是有說話的權力的。照你這么說,豈非說一旦復議太子議立之事,郭旭便穩操勝券?”

  林覺道:“倘若幾天之前,我會說晉王勝算大些。但倘若是之后,恐怕淮王便要贏了。”

  容妃愕然道:“那是為何?”

  林覺沉聲道:“很簡單,滿朝文武不久后將成為鐵板一塊。異己鏟除之后,樞密院和政事堂的態度統一,大周上下官員意見也會一致,不再會有任何的爭執,他們都會同意立淮王為太子的。”

  “鏟除異己?你是說……嚴正肅和方敦孺的事情?”容妃皺眉問道。

  “娘娘聰慧,看來娘娘也是在關注此事。正是如此。朝中原本因為變法之事而劃分派系,變法派和反對派旗鼓相當,甚至變法派一度還占據上風。呂相等人發動數次彈劾未果,反而處在劣勢之下。立太子的事情,嚴大人和方大人是站在晉王一方的,加上梁王爺和太后的意見,所以總體而言,力量相當,所以才產生爭執。現在嚴大人和方大人因為言論而獲罪,朝中上下一致請求嚴懲他二人,這兩人一旦倒臺,變法派便樹倒猢猻散。整個朝中局面便成了一邊倒的態勢。太子之議遲早是要重提的,只要提出來,便會是一邊倒的朝向淮王。因為沒有人會再有反對意見。梁王爺和太后的意見固然重要,但敵得過滿朝文武,上下其心么?皇上心里中意誰,難道娘娘心里不知道么?”

  容妃緩緩點頭,秀眉緊蹙。林覺看著她的樣子,再轉頭看看綠舞,心中感嘆。她母女兩人的面貌確實很是相似,特別是這一蹙眉之間,簡直神形俱似,只是一個年輕些,一個年長些的區別罷了。就算是普通人看到她們在一起,心里怕是也會生出些疑惑來。

  “照你這么說,郭旭當定太子了?這混賬東西當了太子,那今后我們還有好日子過么?太后和我對他不喜,他又恨你入骨,他當了皇上,可真是大糟糕之事啊。”容妃咂嘴說道。

  林覺輕聲道:“娘娘說的還婉轉了些,按我的話來說,郭旭當了皇上,我們都將死無葬身之地。這才是大實話。”

  容妃抖了抖,輕聲道:“不能讓他當太子,絕對不能。無論如何也不能。”

  林覺點頭道:“確實不能讓他當太子,郭旭外表敦厚,其實城府艱深,心狠手辣。他當了太子,我們都沒活路。所以必須要阻止他。”

  容妃抬頭盯著林覺道:“怎么阻止?你有辦法?”

  林覺道:“娘娘,我請你想想辦法援救嚴大人和方大人,他們不能倒。他們是一桿大旗,只要他們不倒,變法派便不會倒。朝中格局便不會為呂中天他們所掌控。立太子之事便不會是一邊倒。所以救下他們,便是阻止郭旭當太子的第一步。”

  容妃嗔目看著林覺道:“嚴正肅和方敦孺說了大逆不道之言,皇上震怒不已,你要我去為他們說好話?這不是自討沒趣?皇上定會斥責于我,我做不到。萬萬做不到。”

  林覺道:“娘娘做不到也要去做,不然我們死無葬身之地啊,郭旭當了皇帝,您和綠舞的關系也要被抖落出來,屆時他能饒過你么?娘娘想想辦法,或許……去跟太后說說。嚴方兩位大人都是朝中忠臣,不過說錯了幾句話罷了。太后雖無干涉政務之權,但維護忠臣的話,勸諫皇上的言語卻是后宮的責任。娘娘不去試一試,難道便放任此事束手無策不成?”

  容妃算是徹底明白過來了,林覺今日前來的目的便是要自己去求太后為嚴方兩人說情,前面說的那一大堆不過是鋪墊罷了。可這件事真的很為難,那三不足言論也傳到了宮里,連太后都大罵方敦孺胡言亂語,當誅殺之。叫太后為他說情?這怎么可能?

  “可是……可是這事兒,真的很難辦啊。這等事……太后也未必肯出面的。我若去說,太后說不定連本宮也一道訓斥了。”容妃躊躇道。

  “娘!”一旁的綠舞忽然輕輕叫了一聲。

  容妃驚愕轉頭看著綠舞,呆呆道:“綠舞,是你叫的么?我沒有聽錯吧,你叫我……娘?”

  綠舞靜靜點頭道:“是的,你是我娘,這是事實。”

  容妃喜極而泣,走上前來便要擁抱綠舞。綠舞側身躲開,沉聲道:“我可以認你,但是你一定要救嚴大人和方先生。綠舞不懂什么大道理,對什么大局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綠舞知道,方先生對夫君很重要。方先生是夫君的老師,夫君視他為父,倘若方先生出事,夫君定然會很不開心。娘,我叫你一聲娘,便是以女兒的身份懇請你幫這個忙。夫君視之為父的人便是綠舞視之為父的人,你以前狠心殺了我的爹爹,現在你必須救一個女兒視之為夫父的人,你救了他,既是為了我,也是為了恕你當年之罪。娘,你能答應我的請求么?”

  容妃毫無猶豫,點頭道:“我答應你,我去跟太后說,哪怕她斥責我,我也不怕。我一定要求著她答應我。這是我的女兒第一次懇求我,我豈能不答應。你放心,我一定去。”

  綠舞臉上露出笑容來,微微點頭。林覺目睹這一切心中感動不已。這并非事前的安排,林覺也絕不會勉強綠舞來做這場戲,綠舞完全是自發如此。見容妃似有拒絕之意,綠舞使出了殺手锏來。但其實綠舞心中對容妃的芥蒂和怨恨并未消失,她能這么做可說是完全為了自己才這么做的。

  ……

  晚飯之后。延福宮壽康殿中,衛老太后躺在溫暖的后殿春閣之中。幾名宮女正在為她拿捏手腳,放松肌肉。衛老太后的老毛病越來越嚴重了,當初生下郭沖時落下的月子病一直難以痊愈,每逢秋冬之際,天寒落雨之時,她便必須要宮女們好好的推拿身上酸痛之處才可入眠。這個時候的老太后也是脾氣最不好的時候,稍有不適便會發怒。

  這個時候,容妃悄悄的走了進來。幾名宮女正要起身行禮,容妃卻擺了擺手,輕手輕腳的走到軟榻旁,替換了一名宮女的位置,在老太后的胳膊上輕輕揉捏起來。

  衛太后似有所覺,閉著眼哼哼道:“這是誰呀,這么笨手笨腳的?是不是幼容那猴兒精又來獻殷勤了?”

  容妃一愣,旋即咯咯笑了起來道:“姑母,您可真是太精明了,這都能知道是侄女兒的手腳,侄女兒已經很用心了,還是被您給發現了。哎,看來,這世上的事情沒有什么能騙過姑母了。”

  衛老太后睜開眼來斜斜的看著衛幼容的笑臉,啐道:“少來拍馬屁,哀家還不知道是你來了?身上擦的香粉味道可沖人的很。幼容啊,要討皇上歡心,靠著這些香粉可不成啊。”

  衛幼容紅著臉嬌嗔道:“姑母說的這是什么話?侄女兒可沒那種心思?侄女兒都一大半年紀了,還想著得皇上寵愛么?姑母可莫要羞臊我了。”

  衛太后嘆了口氣道:“是啊,現在什么都晚了,皇上歲數也打了,身子也不好。你也過了韶華年月了,什么都遲了。怪只怪造化弄人,你那孩兒死的早,否則咱們可稱心的很。”

  衛幼容嘆息著道:“姑母又提昊兒了,說了不提他的,您這一提,叫我可怎么過日子。”

  衛太后伸手拍了拍衛幼容的手背,嘆道:“不說了,不說了,好孩子,莫傷心。再也不提了。”
大周王侯最新章節http://www.nctvjl.shop/dazhouwanghou/,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驚世第一妃:魔帝,寵上身!嬌寵愛妻:乖,到我懷里來錯戀成殤:重拾彼岸劫重生暖婚:軍少,放肆寵!獨家盛寵:總裁的替身新娘唐朝第一散官大唐第一狠人劍魁天帝別秀了這個領主不好惹
// tongji // tuisong
六合彩规则 股票配资软件 炒股亏损 生不如死 展鹏配资 今日大盘上证指数少-百度 上证指数最新年线图 专业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招商证劵智远理财平台 大乐透 开奖 结果股票行情 京海配资 股票配资的流程有哪些